最近更新
热门关注
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电子科技大学本科招生网 >> 走进成电 >> 菁菁成电 >> 成电新闻 >> 浏览文章
中国科学报 | 李言荣:双一流大学建设,行业特色高校不可或缺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日期:2017年03月23日 访问次数:

编者按:2017年3月21日出版的《中国科学报》以《“双一流”建设,行业特色高校不可或缺》为题,刊登了该报记者近日对李言荣校长的专访,全文如下: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我国的高校群体中,行业高校无论是从数量还是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所发挥的作用来看,都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在“双一流”建设中,这类高校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作为行业特色型高校的一个代表,电子科技大学长期立足于电子信息领域的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为我国电子信息技术和产业的发展,尤其是为我国军事电子的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面对“双一流”的问题,该校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言荣直言,行业特色型高校在“双一流”建设中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行业特色型高校是最大的“中国特色”

  在“双一流”建设中,有两个词一直被反复提及,那就是“中国特色”和“世界一流”。

  在今年的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双一流”建设的定性是“中国特色、世界一流”,标准也是这两者的有机融合。而在此前,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在讲话中直言,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有中国特色。

  在这两个词中,何谓“世界一流”已经是一个被很多人讨论的问题,但相比之下,却似乎很少有人关注什么才是“中国特色”。

  在李言荣看来,我国高等教育最大的特色,不是拥有多少综合性大学、多少理工科大学,这些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有,而在于我们拥有一大批扎根中国大地的行业型学校,特别是行业特色型大学。据他介绍,建国之初,我国高等教育的布局是仿照前苏联的模式设置的,但随着前苏联解体,这种“综合院校+行业类院校”的模式在除法国以外的世界其他地区就已经很少见到了。但这种模式对于像我国这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发展中国家发挥政治制度的优势来培养大量又红又专的人才是非常有成效的。

  “国外高校更多的是综合类高校和理工科高校,缺乏这种专业化培养人才的行业特色高校,这也成为了我国高等教育的最大特色。”李言荣说,从这个角度看,“双一流”建设必须重视行业特色型大学的发展。

  据统计,自建国以来,我国中央和各部委先后共成立了570多所行业类高校。如果算上地方成立的行业类高校,其总数占我国高校总数的一半左右。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这些高校为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大量人才和科技支撑。

  2000年前后,根据国家部署,大部分行业类高校被划归地方,融入地方经济社会中,部分高校进入“211工程”,有的进入了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极少数特别具有代表性的则直接进入了“985工程”大学。近十多年来,这些行业类高校纷纷加强理工结合,有序拓展学科结构,在保持行业特色的前提下,对专业进行了适当外延调整,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没有追求大而全。

  “近十年来,这些学校基本实现了人才培养从大众化向行业精英人才培养的转变。”在李言荣看来,“双一流”大学最重要的目标就是要培养一流的人才,尤其是一流的本科人才,未来二三十年中国需要成千上万的各行各业精英人才走向世界舞台中央,而这既是行业特色型大学的优势,也是这些学校的使命所在。

问题导向凸显行业高校不可替代性

  如果说培养高质量人才是高校必须完成的任务和目标的话,那么,“两个一百年”则是全体中国人都要为之努力奋斗的共同目标。“再有三十年左右,‘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就将实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要思考高校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李言荣说。

  采访中,李言荣坦言,从历史上看,任何一个国家要成为全球领先的国家,都必须在科技领域有一次重大突破。“蒸汽机的发明使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电气革命则使美国后来居上,此后的信息技术革命扩大了美国的领先地位……”

  那么,中国要想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是否也应该寄希望于某项大的科技突破呢?李言荣并不这么看。

  “上世纪初四大基础科学理论(相对论、量子力学、DNA基因、信息论)的建立,支撑了世界经济社会60多年的发展,甚至在未来的二三十年中,大的科技革命都很难出现。因此,‘两个百年梦’的实现不能寄希望于基础科学的重大突破。更何况,即使有这样的突破,要想使这些突破实现产业化,也至少需要三十年以上的时间。”他说,因此,我国未来的发展依然需要依靠工业化过程中各行各业的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强大动力,尤其是“电子信息+”,即电子信息与各行各业的交叉结合,这有可能把我国直接带到世界经济第一的位置。“西方国家也是在完成了工业化转型后才实现了国家富强”。

  很明显,在这样的工业化过程和经济转型中,具有浓厚行业背景的行业特色型学校将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所以我国行业特色型高校的作用在未来二三十年将达到某种峰值。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综合类高校的作用可以被低估,只是两者的侧重点不同,综合性大学和理工类高校的作用和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李言荣说,一般来讲,综合性高校更偏重于基础理论研究,而行业特色型高校则偏重于实践应用的工程科技。至少在未来相当长时间里,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还是以实际问题为导向的。工程科技在未来二三十年仍将是我国科技的主要战场,工程科技要到2030年左右才可能并跑甚至领跑世界,所以我们还不能松劲。“我们当然要去做基础前沿领域的研究,但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要依靠需求牵引的技术发展。”李言荣说。

“双一流”评价应坚持“两个有利于”

  也正是因为学校的定位点不同,所以,李言荣建议在“双一流”建设评价体系中,应针对综合类高校(包括理工科大学)和行业特色型高校,设置不同的评价标准,实行分类评价和分别比选。

  “与综合性高校相比,行业特色型高校具有一个明显的不利之处,那就是学科门类相对狭窄,学科数量不多,即使有那么几个学科,但除特色学科的确很亮之外,其他学科一般都不强。同一学科在综合性大学可能就是一个系、一个专业几十号人在办,但在行业特色高校,可能整个学校都是在围绕特色学科办学,表现为师资队伍整齐、专业结构有梯次、实验平台精良并齐全等特点,具有较完整的技术链和创新链。因此,如果‘世界一流大学’是以排名靠前的学科数量多少为评判标准的话,对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入选和建设是很不利的。”李言荣说,更严重的是,这样的评价标准也会对行业特色型高校产生错误的导向作用,使其为了进入“一流大学”和追求“一流学科”的数量而盲目扩充专业,追求综合性大学“大而全”的统一模式,这将影响学校的整体发展。

  在李言荣看来,“双一流”大学的评价标准应该坚持“两个有利于”。“具体而言,一是是否有利于国家整体高等教育体系的健康发展,有利于不同类型的高校各自特色发展,不同类型高校都有办学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的显著提高,都有核心竞争力的提升,都能继续走内涵式发展道路,都能触发高校综合改革的内生动力;二是是否有利于撬动社会各方面资源来共同促进高等教育整体的大发展,尤其是社会各界对‘双一流’大学和学科的支持力度”。

  对此,李言荣解释道,此前,我国已经实施了以“211工程”和“985工程”为代表的多项高等教育工程,并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和政策支持。在“双一流”建设中,原有的两大工程中发展较好的高校应该继续给予更多的重视。

  “我们当然不能仅凭两大工程的‘船票’,就允许上‘双一流’的船,但毕竟通过两大工程的前期支撑,很多高校已经有了很好的积累,其实这些‘985工程’‘211工程’大学中相当一部分在未来一二十年都会走向世界一流。此时,如果不能进行持续投入,很可能导致之前工作的半途而废。如此,不但对于高校本身的发展是一个损失,也会影响整个高等教育体系的健康发展。”李言荣说。

  此外,“双一流”建设也不应该由中央政府单独承担,而是需要调动社会各界资源,并提升学校自身的内生动力。要达到这一目的,“双一流”整体的“盘子”太小是不利的。

  “中国这么大,人口数量这么多,如果‘双一流大学’的数量太少,首先就难以提升地方政府的兴趣和支持力度,这对我们地处西部的高校则更为不利。”李言荣说,因为一方面,近年来国内各省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在持续提升,很多省市都有足够的财力愿意支持“双一流”建设。同时,地方政府对于高校在地方经济发展中所起的作用也有了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因此,适当扩大“双一流”整体规模,有利于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

  “当前高校已经有了相当广泛的社会关注度。因此,具有一定规模的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既能吸收更广泛的社会资源,也能对社会发展产生更为广泛和深远的影响。这关系到我国第二个百年目标的实现。”李言荣说。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学校举行校园开放日迎接考生家长参观体验
下一篇:三名成电创客入选2016年度成都市“创业新星计划”